臧天朔訴國際減災十年藝術系列組委會等未經許可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其作品侵犯著作權糾紛

原告:臧天朔,男,30歲,北京市人,無業。 被告:國際減災十年藝術系列組織委員會。 被告:揚子江音像出版社。 1992年8月,國際減災十年藝術系列組織委員會(以下簡稱減災藝術組委會)委托臧天朔為專題藝術片《孩子、太陽、世界》的主題歌《希望、太陽、世界》作曲,并

原告:臧天朔,男,30歲,北京市人,無業。

  被告:國際減災十年藝術系列組織委員會。

  被告:揚子江音像出版社。

  1992年8月,國際減災十年藝術系列組織委員會(以下簡稱減災藝術組委會)委托臧天朔為專題藝術片《孩子、太陽、世界》的主題歌《希望、太陽、世界》作曲,并邀請臧天朔所在的1989樂隊參加該專題藝術片的外景拍攝。臧天朔接受委托,為主題歌《希望、太陽、世界》作了曲,并與有關文藝團體的幾十名演員作為表演者參與錄制了該主題歌。臧天朔還向減災藝術組委會提供了本人創作、本人和1989樂隊表演的電視劇《珍重吧,朋友》的插曲《說說》的錄音母帶。因參加此專題藝術片的活動,臧天朔以作曲、樂手、演唱、錄音的名義從減災藝術組委會領取950元人民幣報酬。1992年12月31日,減災藝術組委會影視部與揚子江音像出版社簽訂了出版發行10萬盒《中國大搖滾》專輯紀念音帶的協議書。1993年1月8日,收入有臧天朔創作和表演的《希望、太陽、世界》和《說說》及其他搖滾樂隊演唱歌曲的《中國大搖滾》盒帶由揚子江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該盒帶實際生產9萬余盒,揚子江音像出版社實際獲利11萬余元,減災藝術組委會獲利9萬余元。以《說說》為插曲的電視劇《珍重吧,朋友》已于1992年夏在陜西電視臺播出。臧天朔訴至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減災藝術組委會、揚子江音像出版社發行的《中國大搖滾》錄音盒帶,未經其許可,擅自收入了其創作并參加表演的《說說》、《希望、太陽、世界》兩首歌曲,侵害了其著作權及作為表演者的權利,請求判令兩被告停止侵害、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損失人民幣10萬元。

  減災藝術組委會辯稱:我們為組織拍攝國際減災日專題電視藝術片《孩子、太陽、世界》,邀請了包括臧天朔在內的文藝團體和個人志愿參加表演,臧并接受委托與他人一同創作了主題歌《希望、太陽、世界》,提供了《說說》錄音母帶。對這兩首歌曲,我們已經付酬,且《說說》是已經發表過的作品,故構不成侵權,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

  揚子江音像出版社辯稱:《中國大搖滾》錄音帶是依我們與減災藝術組委會影視部簽訂的協議而出版發行的,協議明確約定,錄音制作的版權問題由減災藝術組委會影視部負責與有關著作權方協商解決,我們給付減災藝術組委會影視部每套彩封AB貼1.3元,實際上包含了母帶制作費,故我們不應承擔責任。

  「審判」

  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中國大搖滾》錄音盒帶中的《希望、太陽、世界》作曲,是臧天朔與他人受減災藝術組委會委托創作的作品,根據有關法律規定,沒有明確合同約定的,著作權屬于受托人,但委托人對委托作品有優先使用權。減災藝術組委會在向受托人臧天朔付酬后,按計劃將該主題歌用于專題電視藝術片的配音和國際減災專輯紀念音帶,并未侵害受托人的權益。《中國大搖滾》中另一首由臧天朔創作、1989樂隊表演的歌曲《說說》,是陜西電視臺錄制的電視劇《珍重吧,朋友》中的插曲,該劇已于1992年公開播出。臧天朔和1989樂隊應邀義務參加國際減災日專題電視藝術片拍攝時,向減災藝術組委會提供了《說說》的錄音母帶,臧天朔同時索取報酬1300元,違反了義演約定,減災藝術組委會給付報酬后,應該視為已獲得《說說》用于電視專題藝術片以外的使用權。現原告臧天朔稱未經其許可,被告減災藝術組委會和揚子江音像出版社擅自將《說說》、《希望、太陽、世界》收入《中國大搖滾》錄音盒帶出版發行,侵害其著作權和作為表演者的權利,與本院查證事實不符,其訴請本院判決確認被告構成侵權并索賠損失,依據不足,不予支持。故一審法院于1994年5月21日作出判決:

  駁回原告臧天朔的訴訟請求。

  臧天朔不服此判決,仍以原訴理由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二審法院在審理過程中,減災藝術組委會、揚子江音像出版社承認其行為侵犯了臧天朔作為《希望、太陽、世界》作曲者的著作權及作為《希望、太陽、世界》、《說說》兩首歌的表演者的表演者權。經二審法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于1994年12月自愿達成協議:

  減災藝術組委會給付臧天朔2500元;揚子江音像出版社給付臧天朔5000元。

  • 臧天朔訴國際減災十年藝術系列組委會等未經許可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其作品侵犯著作權糾紛已關閉評論
    A+
發布日期:2014年07月01日  所屬分類:案例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