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飛訴大一公司等擅自加印其作品掛歷侵犯著作權案

案 情 原告:陳逸飛,男,美國籍。 被告:上海大一包裝設計印刷有限公司。 被告:陳云龍,男,上海霞飛印刷廠承包戶。 第三人:中國圖書進出口上海公司。 第三人:上海世界圖書出版公司。 1994年9月初,原告陳逸飛與第三人中國圖書進出口上海公司(下稱中圖公司)達成合

案 情

  原告:陳逸飛,男,美國籍。

  被告:上海大一包裝設計印刷有限公司。

  被告:陳云龍,男,上海霞飛印刷廠承包戶。

  第三人:中國圖書進出口上海公司。

  第三人:上海世界圖書出版公司。

  1994年9月初,原告陳逸飛與第三人中國圖書進出口上海公司(下稱中圖公司)達成合作出版與銷售1995年《陳逸飛油畫作品選》掛歷15000本的口頭協議,由陳逸飛提供掛歷的版模,中圖公司負責安排聯系出版書號及印刷,掛歷最低銷售價不得低于每本44元。

  同年9月7日,中圖公司與被告上海大一包裝設計印刷有限公司(下稱大一公司)簽訂《印刷合同》,該合同內容為:“品名全開95版陳逸飛油畫精品掛歷(柒張),數量15000本,單價16.65元,彩色7幅,交貨日期9月20日交5000本,總金額249750元”。9月8日,大一公司開出《工程單》,主要內容為:“客戶中圖公司,印件名稱陳逸飛月歷,樣本數量5000本”。9月11日,第三人上海世界圖書出版公司(下稱世圖公司)應中圖公司的要求,開出《印訂施工單》,該《印訂施工單》內容為:“承印廠大一公司,書刊號ISBN7-5062-2025-3/J.06,書名陳逸飛油畫作品選,定價108元,印數5000冊”。上述《印刷合同》和《印訂施工單》均由中圖公司委托被告陳云龍交給大一公司。9月12日,因掛歷封面印刷要求高,陳云龍即以大一公司的名義,委托案外人中華印刷廠印刷,印數為2萬份。大一公司共印制了19900本掛歷的6幅內頁,由案外人青浦盈盈裝訂廠裝訂后交給陳云龍。同年9月、11月、12月,大一公司共收到中圖公司支付的印制費304250元,其中124250元由中圖公司支付給世圖公司后,再由世圖公司支付給大一公司。同年12月,大一公司應陳云龍的要求,出具了3張“上海市增值稅專用發票”,填寫的數量共計15000本,單價分別為16.65元、17.55元和19.80元。陳云龍將該3張發票交給了中圖公司。印制的19900本掛歷均以世圖公司名義和出版書號出版,中圖公司收取14900本,其余5000本陳云龍稱由其銷售4150本、送人850本,中圖公司收取陳云龍返還的現金64291.80元。

  原告陳逸飛以被告大一公司未經其許可,擅自加印掛歷5000本并由被告陳云龍銷售,侵犯了其著作權為理由,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該兩被告停止侵權、消除影響、公開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22萬元。

  被告大一公司答辯稱:其受陳云龍委托印刷掛歷,陳云龍受中圖公司委托。我公司印刷2萬本掛歷是依據中圖公司15000本的印刷合同及世圖公司5000本的印制單,最后按實際印量19900本與中圖公司結算。我公司沒有擅自加印,沒有侵權。

  被告陳云龍答辯稱:中圖公司委托其聯系印制掛歷為2萬本,有15000本的印刷合同和5000本的印制單為證,其行為得到中圖公司認可,不構成對原告著作權的侵害。

  審 判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考慮到案件處理結果可能與中圖公司和世圖公司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故將該兩公司追加為本案第三人。

  第三人中圖公司述稱:其與大一公司簽訂15000本的印刷合同后,先委托世圖公司開出5000本的印刷單給大一公司,后又口頭通知大一公司再印1萬本,未開印制單。

  第三人世圖公司述稱:其根據中圖公司的要求向大一公司開出5000本的印制單。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第三人中圖公司的經營方式為進出口、發行、代銷和經銷;被告大一公司的經營范圍中不包括書刊印刷。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告陳逸飛系1995年《陳逸飛油畫作品選》掛歷中七幅油畫作品的作者,依法享有該七幅油畫作品的著作權。被告陳云龍在整個掛歷印制過程中與第三人中圖公司形成了事實上的委托代理關系,其知道實際印制掛歷的數量與開出的發票不符,并實際處分了加印的掛歷,此行為構成對原告享有的著作權中的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的侵害,對此應承擔相應的責任。被告陳云龍辯解其系代理行為,不構成侵權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大一公司應委托人要求印制了19900本掛歷,故原告訴稱大一公司擅自加印掛歷的主張,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第三人中圖公司未經原告許可,擅自加印原告油畫作品選掛歷,其行為構成對原告著作權中的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的侵害,對此應負主要責任。中圖公司另辯稱其未加印掛歷,但其出具的《印刷合同》、要求第三人世圖公司開具的《印訂施工單》、付給大一公司的印制費、接收大一公司開具的發票和陳云龍處分掛歷后返還的部分現金等證據證明,其該主張不能成立。第三人世圖公司雖未經原告同意開出《印訂施工單》,但因原告對該掛歷以世圖公司名義出版已予認可,故世圖公司的行為不構成對原告著作權的侵犯。對于本案原告要求經濟賠償的訴請,應在扣除掛歷的合理制作成本后予以賠償。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五款、第四十六條第二款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六十七條的規定,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1997年6月2日判決如下:

  一、被告陳云龍與第三人中圖公司應停止對原告陳逸飛著作權的侵害。

  二、被告陳云龍與第三人中圖公司應共同賠償原告陳逸飛經濟損失141800元,其中陳云龍賠償4萬元,中圖公司賠償101800元,并對陳云龍的賠償數額負連帶責任。上述款項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執行完畢。

  三、原告的其他訴請不予支持。

  判決后,原、被告及第三人均未提出上訴。

  評 析

  本案是一起違反印刷、出版管理規定與侵犯著作權行為相交織的案件。審理主要要處理好以下三個問題:

  一、正確區分侵權行為與違反行政法規行為

  新聞出版署、公安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等部門1988年聯合發布了《印刷行業管理暫行辦法》,規定承印圖書必須持有許可證。新聞出版署1989年發布了《加強書報刊印刷管理的若干規定》,要求對出版社、期刊社委印的正式出版物實行書刊定點印刷制度。被告大一公司非書刊印刷定點單位,也不持有印刷許可證,故不具備印刷的資格,不能承攬印刷業務。第三人中圖公司的經營范圍是書刊的進出口、發行、代銷和經銷,非出版單位,與被告大一公司簽訂印刷合同,超越了經營范圍。第三人世圖公司將《印訂施工單》發給不具有印刷資格的被告大一公司,其選擇的主體不合格。上述當事人的行為均違反了我國有關印刷、出版管理的行政法規,屬違規行為。我國《著作權法》第九條、第十條規定:著作權人包括作者、其他依法享有著作權的公民、法人或非法人單位;著作權包括發表權、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等人身權、財產權。該法第四十六條第2款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以營利為目的復制發行其作品,是侵犯著作權行為。本案原告系七幅油畫作品的作者,依法享有著作權,被告和第三人未經原告同意,擅自加印掛歷并出售牟利,其行為屬侵犯著作權行為。由于違反印刷、出版管理法規的行為,應由新聞出版署等行政管理部門處理,非法院管轄范圍,現原告以侵犯著作權為訴由向法院起訴,故法院在審理中不處理當事人違反行政法規的行為,只根據原告的訴請,對被告及第三人是否構成侵權進行審理。

  二、確定本案的侵權責任人

  本案原告起訴時未將中圖公司、世圖公司列為本案當事人。但從侵權行為的發生來看,原告與中圖公司訂立了出版銷售掛歷的口頭協議,中圖公司與大一公司簽訂了印刷合同,與陳云龍形成事實上的委托代理關系;世圖公司向大一公司開出了《印訂施工單》,基于該兩公司與被告之間的這種聯系,考慮到案件的處理結果可能與該兩公司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故法院將中圖公司、世圖公司追加為本案第三人。

  本案的侵權責任應由被告陳云龍和第三人中圖公司承擔。中圖公司未經原告同意,擅自加印原告作品選掛歷,訴訟中又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其只要求大一公司印制15000本而非2萬本掛歷,故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并應負主要責任。被告陳云龍明知實際印刷掛歷的數量與開出發票不符,又未經原告許可銷售了加印的掛歷,故亦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由于第三人中圖公司與被告陳云龍是委托代理關系,根據《民法通則》第六十七條規定,被代理人對代理人的代理行為負連帶責任必須符合兩個條件:一是代理行為屬違法行為,二是被代理人知道或應當知道代理人的行為違法,又不表示反對或聽之任之。本案第三人中圖公司在訴訟中雖否認同意被告陳云龍銷售加印的掛歷,但又實際收取了陳返還的部分銷售所得,應視為對陳違法行為的認可,故應對陳的侵權行為負連帶責任。

  本案被告大一公司和第三人世圖公司不承擔侵權責任。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原告訴稱被告大一公司擅自加印掛歷,但又未提供證據予以證明;審理中查明大一公司承印19900本掛歷是應中圖公司、世圖公司的要求,其既無侵權行為,又無侵權故意,故不構成對原告著作權的侵害。第三人世圖公司開出《印訂施工單》雖不是受原告委托,但其出版行為原告已予認可,可視為是一種經追認的行為。根據《民法通則》第六十六條第一款規定,沒有代理權的代理行為,經過被代理人的追認,可免除代理人應承擔的民事責任,故世圖公司可不再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三、確定侵權責任的承擔方式

  原告訴請被告停止侵害、賠償經濟損失和公開賠禮道歉,法院支持了原告的前兩個訴請。侵犯著作權的經濟賠償計算方式有兩種:一種是侵權行為給著作權人造成的實際損失,另一種是侵權人的全部非法所得。本案原告要求按其實際經濟損失予以賠償,即未經其許可加印的掛歷數5000本,乘以合同約定的每本掛歷最低銷售價44元,共計22萬元。法院認為,最低銷售價中應包括成本,故應將最低銷售價44元減去成本價15.64元,再乘以5000本的數量,得出賠償額為141800元。對于公開賠禮道歉的訴請,由于原告在出版作品選掛歷的過程中,未按我國出版、印刷管理的有關規定直接與有出版權的出版單位簽訂協議,而是以口頭合同方式與無出版權的第三人中圖公司合作,故有一定的責任;同時,從侵權行為看,被告陳云龍侵權在于幫助委托人銷售加印的部分,被告大一公司不構成侵權,所以法院對原告要求兩被告公開賠禮道歉的訴請不予支持。

  責任編輯按:

  本案原告陳逸飛所享有的著作權確實受到了侵害,并且是其對作品享有的使用權和獲得報酬權受到了侵害。但使用權是一項概括性的權利,其具體內容因使用方式及其許可范圍不同而可表現為更具體的權利。就本案情況論,原告許可中圖公司出版發行其作品掛歷,行使的即為以掛歷方式出版發行其有關作品的權利,可簡稱為作品出版發行權。出版發行權的具體內容如何,包括出版方式、印刷數量、何種文字及至銷售地區等等,都必須取得著作權人的同意。著作權人與出版商簽訂的出版合同,為著作權人授權的實際限度,又為出版商因此而取得的出版權的限度及其應履行的義務的限度。出版商超出合同約定的范圍所為的出版發行行為,可產生著作權人兩種請求權——合同違約和侵權(侵犯許可權),因該兩種請求權發生競合,故著作權人可擇一而訴。但本案著作權人對與之有出版發行合同關系的中圖公司并未主張任何權利,而是向與之沒有合同關系的大一公司和陳云龍主張了侵權損害賠償的權利,這說明其無意追究其合同對方的違約或侵權問題,僅有意追究大一公司和陳云龍的侵權責任,而且其事實理由為大一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加印及由陳云龍銷售。原告的此項主張,基于其對作品享有的許可他人以某種方式使用其作品的權利。但是,該項使用許可權所針對的應是對著作權人負有著作權法律關系義務的人。大一公司如果是自己出版發行他人作品,則對著作權人負有取得許可的義務,否則即為侵犯著作權人使用許可權的侵權行為;但大一公司在本案中僅是居于承攬人的地位,而不是為自己的出版發行行為而印制掛歷,其僅對與之有承攬關系的定作人負有承攬合同上的義務,對著作權人的義務是由定作人承擔的。因而,認定大一公司是否侵犯原告的著作權,在事實上應限于其是否在承攬合同以外加印掛歷并自行發行銷售、贈送,如果沒有這樣的事實,即應駁回原告對其提出的侵權訴訟請求。同理,陳云龍與中圖公司有印制掛歷上的委托代理關系,其對中圖公司負責,中圖公司對原告負責。從本案事實來看,陳云龍代理中圖公司向大一公司訂作的19900本掛歷,無論中圖公司事先的主觀想法如何,中圖公司事實上是依19900本掛歷數與大一公司及陳云龍結算的,即認可了陳云龍的代理后果,中圖公司作為被代理人即應對其代理人的代理行為承擔民事風險責任。據此,原告與中圖公司合同約定的印量是15000本,中圖公司實際接受的印制發行量是19900本,是中圖公司違反合同約定或者侵權。在這里,陳云龍作為代理人是否應當負侵犯著作權的民事責任,法律上雖然規定“代理人知道被委托代理的事項違法仍然進行代理活動”是基本條件,但一方面代為尋找承攬人的行為及印刷承攬行為本身并不屬違法行為,另一方面還要看受托人有無審查委托人是否違反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約定的義務,顯然,陳云龍作為一般公民是沒有這種義務的。因此,陳云龍雖有銷售超印的掛歷的行為存在,但因中圖公司認可了全部印數及按此全部印數承擔了全部印刷費用,并向陳云龍收回了應收款,故陳云龍的行為均應視為是中圖公司的行為,包括授權的、追認的和默認的在內,陳云龍既無侵犯原告著作權的獨立責任,也無與中圖公司一起的連帶責任。

  由此,本案實體責任應由中圖公司單獨承擔,原告對大一公司和陳云龍的訴訟請求應當駁回。基于法院應在當事人訴訟請求范圍內審判案件的原則,原告未在本案中對中圖公司提出訴訟請求,即應直接駁回原告對大一公司和陳云龍的訴訟請求。原告是否再訴中圖公司由其自行權衡,不必追加中圖公司和世圖公司作為第三人參加本案訴訟。

  中圖公司和世圖公司在本案中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顯系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的性質。但從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對其參與的一方當事人的依附性來論,該第三人在訴訟利益上與所參與的一方當事人一致,應支持該當事人,從而該當事人勝訴,該第三人沒有責任;該當事人敗訴,該第三人負有替代履行的責任。在本案中,中圖公司顯然與大一公司及陳云龍之間沒有一致的訴訟利益,兩被告勝訴不等于中圖公司沒有責任;兩被告敗訴,中圖公司可免除責任。這是不符合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的依附性特征的。在有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參加的訴訟中,該第三人應是與不參與的一方當事人之間無法律關系的,只通過與其參與的一方與不參與的一方發生間接事實關系。在本案中,中圖公司與原告有法律關系,大一公司及陳云龍與原告只有間接事實關系,即如原告訴中圖公司,大一公司及陳云龍應作為依附于中圖公司的無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參加該訴訟。據此,從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制度的要求上,中圖公司(也包括世圖公司),也是不應當追加為本案的第三人參加訴訟的。

  • 陳逸飛訴大一公司等擅自加印其作品掛歷侵犯著作權案已關閉評論
    A+
發布日期:2014年07月01日  所屬分類:案例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