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姨媽”商標無效宣告案再審判決看行政訴訟的“全面審查”原則

2020年4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印發2019年中國法院10大知識產權案件和50件典型知識產權案例,4月21日媒體予以發布。在該50件典型知識產權案例中,北京康智樂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與國家知識產權局、廈門美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行再240號行政判決書)位列其中。

該案的基本案情是:廈門美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廈門美柚)對北京康智樂思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北京康智樂思)申請注冊在第38類提供在線論壇等服務上的第13379061號“大姨媽及圖”商標(以下稱爭議商標)向知識產權局提起無效宣告申請,認為爭議商標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以下簡稱為《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相關規定。國知局經審理認為,爭議商標缺乏商標應有的顯著特征,構成《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所指情形,對爭議商標宣告無效。

北京康智樂思不服國知局裁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訴訟。一審判決認為,爭議商標不構成《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所指情形,判決國知局敗訴。國知局及廈門美柚不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的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二審判決認為,爭議商標具有顯著性,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廈門美柚不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審再審中增加了在國知局無效宣告程序及一審、二審程序中從未主張的《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關于不良影響的理由。

再審判決明確廈門美柚在上述全部程序中從未主張爭議商標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但再審判決認為,依據《行政訴訟法》的“全面審查”原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二十條關于再審案件合法性審理范圍的規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關于“原告在訴訟中未提出主張,但商標評審委員會相關認定存在明顯不當的”規定,可以對廈門美柚在上述全部程序中從未主張的新理由在再審程序中直接進行審查。況且,如果爭議商標違反商標注冊的絕對條款,就應當被禁止。再審判決直接判定將“大姨媽”作為商標與我國文化傳統不相符,有損公眾情感和女性尊嚴,有違公序良俗,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其他不良影響,應當宣告無效。再審判決認為,國知局被訴無效裁定沒有認定爭議商標屬于具有不良影響的情形,有所不當。再審判決同時認為爭議商標違反了《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國知局被訴無效裁定結果正確。

本案值得研究的地方在于,既然再審判決適用廈門美柚無效宣告程序中申請主張的、行政程序及后續兩審行政訴訟程序據以審理的《商標法》第十一條,已足以對爭議商標注冊合法性做出裁判,并且 在再審程序庭審所謂“各方當事人陳述意見”環節,國知局及案件另一方當事人均強烈反對再審就廈門美柚直至再審程序才主張的十條一款(八)項新理由直接進行審理,再審判決為什么一定要在再審程序中主動追加審查不良影響問題,并因此成為典型案例發揮案件指導作用?

再審判決引據了《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七條,該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應當對原審人民法院的判決、裁定和被訴行政行為進行全面審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2019年9月17日發布的《最高法院判例:行政訴訟中的全面審查原則和不告不理原則》對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行再128號行政裁定書的裁判要點歸納包括:“行政訴訟中的全面審查一般是指人民法院在行政案件審理中,應當對被訴行政行為的事實根據、法律依據、行政程序、職責權限等各方面進行合法性審查,不受訴訟請求和理由的拘束”。

長期以來,商標評審程序一直以具有準司法性質的行政裁決程序自居。在審理方式、程序要求、證據規則等方面,一直努力比照民事司法程序。基于這樣的定位,商評委一直以為“不告不理”原則是現代各國訴訟法所普遍確立或實際執行的一項重要審判原則,以確保審理中立、維護裁決公正。但事實上,行政訴訟法并沒有設定這樣的審判原則。商標評審程序以”不告不理“原則進行案件審查,其本身是缺乏法律根據的。

行政訴訟的立法宗旨之一在于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使職權,行政訴訟中的全面審查可以不受訴訟請求和理由的拘束。在商標授權確權行政程序中,商標評審機關確實應該向再審判決中體現出的知識產權行政訴訟勇于創新的精神學習。

(責編:yuguofu? 審校:fei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