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 正文

德意志关税同盟与北德意志邦联是什么?

发布时间:

德意志关税同盟和北德意志邦联甚至日后的德意志帝国之间乍看没有任何关系,但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是我国虽然有很多对德意志帝国有兴趣的人,却大多对德意志帝国没有必要的了解。

(北德意志邦联存在的时间非常短暂,因此经常被人忽略,但事实上北德意志邦联是从1815年的德意志邦联到1870年的德意志帝国之间的一个中间环节)

如果我告诉你德意志帝国是从德意志关税同盟发展而来的,你肯定会觉得无法理解。如果我再告诉你德意志帝国的另一个前身是1815年的德意志邦联,你肯定也会觉得无法理解。因为谈到德意志帝国我国的各种粗浅的网上文章都给了读者以太多的错觉和误解。认为1871年的德意志帝国是一个联邦性质的统一国家就是最常见的一个。事实上只要你花点时间看看《德意志帝国宪法》,你就会发现德意志帝国在政治上就是一个增强扩大版的德意志邦联。在经济上就是一个被赋予了联邦国家色彩的关税同盟。

(1867年北德意志邦联成立仪式)

首先德意志帝国宪法规定,德意志帝国的主权属于联邦会议,但是你得考虑到一点,联邦和邦联在英语是两个词,但是在德语里是一个词都是bund,也就是说你可以把它理解成联邦会议,也可以理解为邦联会议。如果你把这一条理解为邦联会议,你就会立刻发现德意志帝国和德意志邦联之间的关系。1815年的《德意志邦联文件》和1819年的《维也纳最后议定书》,这两个文件构成了德意志邦联的基本法。而邦联基本法宣布的就是邦联拥有主权国家的性质,是未来德意志国家的预备机构,邦联会议是未来德意志国家的基础。如果我们考虑到梅特涅在1819年提出的这项法令,我们几乎可以把俾斯麦1870年宪法里“德意志帝国的主权归属邦联会议”看作是对梅特涅法令的直接继承。

(俾斯麦其实是梅特涅事业的继承者,只不过很多人既不了解俾斯麦也不了解梅特涅)

1815年成立的德意志邦联是德意志各邦人民和君主共同承认的德意志国家的预备机构。但是这个机构在33年里无所作为,裹足不前。梅特涅受困于奥地利帝国财政软弱的困境,而只能以间接的形式推动德意志统一。到1848年忍无可忍的德意志人民开始起来革命,这时对德意志邦联的未来有三种不同的态度。第一是革命者的那就是干脆把邦联推倒,取而代之以“德意志国民大会”。第二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的主张,那就是改革德意志邦联,并且在改革的基础上建立联邦制的德意志国家。第三种出现的最晚一直要到1848年“万国革命之春”尘埃落定才出现,那就是奥地利帝国宰相施瓦岑贝格的“复旧”主张,也就是一切恢复原状。

(1848年万国革命之春,在法兰克福的保罗教堂召开了德意志国民会议,今天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议会坐席依然保持着1848年保罗教堂的方式)

在邦联这个问题上普鲁士和奥地利一起镇压了革命,未来的威廉一世皇帝当时是普鲁士王子,就以镇压革命者著称,被称作“霰弹王子”。但在后两个问题普鲁士和奥地利又爆发了矛盾,最终普鲁士退缩取消了自己的德意志君主同盟,让邦联恢复到了1848年革命以前的局面。但是普鲁士的革新邦联主张从没有结束。1866年俾斯麦发出号召在普选的基础上革新德意志邦联,1867年普鲁士战胜以后真的在美因河以北的德意志各邦举行了1848年以来的第二次普选,选举了北德意志同盟会议。这个会议通过了《北德意志邦联》宪法,由此组成了北德意志邦联。但是其他国家为了突出这个邦联的紧密性往往把它翻译成北德意志联邦。

1870年战胜法国之后,依据普鲁士与巴登、符腾堡、巴伐利亚等南德意志邦国的协定,对《北德意志邦联宪法》进行了修改,就是《德意志邦联宪法》。同时又发布了《皇帝宣言》,所以《德意志邦联宪法》又改名为《德意志帝国宪法》。这就是帝国与北德意志邦联乃至德意志邦联的关系。

(从普鲁士关税法中诞生了普鲁士关税区,从普鲁士关税区中诞生了德意志关税同盟,普鲁士财政大臣莫茨是德意志关税同盟和未来德意志国家真正的缔造者)

而在经济上德意志帝国的角色实际上直接继承自德意志关税同盟。德意志关税同盟是普鲁士跃出国境建立的第一个德意志机构。这个机构就是依照《普鲁士关税法》征收关税的德意志海关。这个机构负责征收关税,并把关税结余按照人口比例分配给加入同盟的德意志各邦。而如果我们观察一下《德意志帝国宪法》和之后在经济上的很多立法条款,我们就会发现帝国在财政上就是这个关税同盟改头换面的产物。

(但关税同盟是自由贸易的,所以德意志帝国的财政收入也非常有限,这也是为什么德意志帝国日后逐渐转向保护贸易的原因之一)

比如说关税同盟只能征收关税和极少数的几项消费税。而德意志帝国最初也只能征收间接税和极少数的几项消费税。德意志关税同盟要把收来的税收按照人口比例分配给各邦。而德意志帝国虽然号称统一国家,但却也只有关税同盟能够征收来的税款。当它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帝国的各项开支的时候,德意志帝国各邦也要按照帝国联邦会议议席的比例来补助帝国财政。俾斯麦说自己“就像沿街乞讨的乞丐,去请求各邦政府的接济”,这句话在俾斯麦不兼任普鲁士总理的时候,确实是一句实话。

同样的帝国议会通过法令开征的新税,比如说糖类消费税,或者是遗产税。也是遍及帝国的,各邦都要服从,但是收来的税款帝国可以拿一部分,剩下的还要再分配给各邦。这就是《弗朗金斯坦法》,帝国从这些税收中所得的金额被设置了一个上限,超过的部分都要按照人口比例退还给德意志帝国的各邦。这时帝国的关税同盟色彩就变得更明显。帝国的这种关税同盟色彩一直持续到1903年帝国财政改革,这次改革把弥补帝国财政的补助金变成了人头税,并且按照人口比例而不是帝国联邦会议议席比例负担,才让德意志帝国具有更强的德意志国家色彩。

海涅在《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里说

“我们德意志人想要有一个祖国,

普鲁士高喊按照我的税则交税你们就有了德意志祖国,

我们德意志又说可我在精神上和思想上也想统一在一起

梅特涅高喊,别怕我负责出版审查!”

这是一个刻薄的笑话,但是假如我们仔细审视1815-1871年之间的德意志历史,我们会发现最终塑造了德意志国家的还是负责收税的关税同盟和,负责出版审查的德意志邦联。

德意志关税同盟,是普鲁士为了控制其它的德意志联盟,实行关税一体,间接为了德国走向统一,迈出第一步了,最重要的一步。

德国统一不过几百年,几千年都是松散的联盟。其中能统一德国就两个强大的国家,一是普鲁士,纯正的德国人。一直是军事强国。

二是奥地利。奥地利帝国是欧洲大国,哈斯堡王室是欧洲最悠久王室,统治的领土遍及全世界。奥地利主体是德意志,不过有大量的外来民族,奥地利帝国全称是奥匈帝国,在德意志民族,匈牙利,南斯拉夫,罗马尼亚,这些东欧民族是劣等民族。

普鲁士跟奥地利为了争夺德国统治权,明争暗斗几百年。最终还是俾斯麦的铁血普鲁士强悍,打败了奥地利,打败法国,统一了德国。北德意志联邦,是统一德国的一个步骤,跟关税同盟一样,都是过渡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

  • 多特蒙德在哪
  • 勒沃库森
  • 德国威斯特法伦州
  • 莱茵兰
  • 多特蒙德市在哪个省
  • 德国勒沃库森市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内衣网,单曲,关羽,营养,英格兰 版权所有